比賽結束後,對於趙曄而言,就是生活再歸於平常,如此而已。

  他已經不像其他年輕小伙子那樣了,為了一場比賽患得患失,為了一次失敗可以任性表現自己的失落,他早過了那種能不顧一切的時期,不管如何他都只能接受,然後放下。

  他還是必須窩回自個兒的工作室,做出更多的曲子好養活自己。

  但他還有個掛慮。

  那個叫陳瑋鑌的孩子,自從他們在同一個隊伍以來,他表現出給趙曄的感覺就一直不像個十八歲男孩的樣子。

  雖然他也會撒嬌,偶爾也會表現出還子氣的一面,但更多時候,他只是安靜的做著自己的事,也不搭理人,最多意思意思回應個兩句。

  就連他被淘汰之後,也沒露出任何多餘的情感。

  節目組讓他們錄製的賽後感言,他也就僅說了幾句,沒有特別不甘心或憤怒的情緒,讓人不知道他是真看得開,抑或是不懂得如何表達。

  趙曄知道,這孩子不論在台上或私下,表現得都遠不只他內心對音樂對舞台的熱情和渴望。

  

  和其他晉級選手道別之後,他們四人的心情反倒帶著輕鬆,剛剛不曉得誰說的一句話,讓他們也不那麼失落失望了。

  淘汰反而是種解脫。

  倘若他們這些人相遇的不是這樣的賽場,也許大家都會是很好的朋友,都是熱愛舞台熱愛歌唱的人,大舞台的賽制,才是真正的友誼利刃。

  不過趙曄還是挺感謝這個舞台,作為一個長年在幕後的音樂工作者,能有站在台上的機會並不多,更何況,無論結果如何,他也確實享受過這個舞台。

  「曄哥,你車票買了嗎?」

  一聲軟軟嚅嚅的問句傳入耳中,趙曄轉頭看向不怎麼多話的陳瑋鑌。

  「沒呢,想著在這兒多逛幾圈再回去,」他看了眼一旁聊得開心的黃榕生和趙英博,目光轉回身邊眨巴著眼睛盯著自己的弟弟,「你呢,真的要回家種田去了啊?」

  陳瑋鑌撇撇嘴,低下頭思考了會兒,「我還沒告訴家裡我被淘汰了呢。」

  趙曄看著對方頭頂上的髮璇,小巧得跟主人似的,旋著柔順的黑色髮絲,包圍住一張精緻的白嫩臉蛋。

  真想摸看看。

  「…曄哥 ?」

  猛然醒悟過來自己在做什麼時,趙曄發現自己已經實行腦海所想了。

  「呃,…嗯,那麼,要不跟我一塊兒去晃圈兒 ?」

  

  送黃榕生和趙英博去車站之後,趙曄有股想拍懵自己的衝動。

  他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被那雙閃亮的圓潤眼睛所迷惑的!

  「接下來去哪兒 ?」

  即使臉上的表情仍然是那副冷淡的樣子,趙曄還是能感受到陳瑋鑌難掩興奮的情緒,語氣中愉悅的音調也透露出和表面不符的訊息。

  好吧,趙曄想,他只是作為一個哥哥和朋友,帶小孩去玩而已。

 

  趙曄發誓自己沒事再也不會帶這小孩兒去喝酒。

  「曄……曄哥,嗝,我……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你是……你一定……一定是個人才。」

  「知道了、知道了,這話你在這一個小時內已經講十次有了。」

  趙曄攙著陳偉鑌搖搖晃晃的身軀,一手結著帳一邊還得注意酒量不好還硬喝的某傢伙。

  原本看他一直面無表情喝著好像都沒事,還想測試底線在哪兒呢,居然是早就醉了只是沒有起反應而已啊!

  狼狽地踏出店,趙曄吹著迎面息來夜風,想著待會要買點什麼給小孩醒醒酒。

   「曄哥!」

  手上突然一緊,趙曄感覺到某個醉鬼正使勁抓著自己手臂,

  「怎麼……」

  只見陳偉鑌好像清醒著似的,依舊睜圓一雙漂亮的大眼珠望進趙曄心底某處柔軟,

  「我很喜歡你,曄哥。」

 

  晚風習習,夏季的夜晚透著涼爽,從江邊橋梁上往市區方向看,可以見到這個時分的燈影晃蕩。

  趙曄揹著陳偉鑌,沿著江邊走。

  一邊抱怨身上人的重量,一邊小心翼翼地護著,怕一個手滑把對方給摔著了。

  有時候連他都不懂自己。

  明明是個怕麻煩的人,但等反應過來,已經做出多餘的舉動了。

 

  — 曄哥。

 

  趙曄談過幾次戀愛,嘗過人們說的酸甜苦辣,也曾經錯過、迷失過,誤將迷戀當作愛情之類的蠢事也曾發生。

  也許他已經是個大叔了吧,不懂年輕人口中說的喜歡是什麼樣的。

  他可沒自戀到認為對方說的喜歡就是那種感情。

  

  「......曄哥?」

  趙曄回過神,發現背上的人喚了自己一聲。「醒了?」

  找了張長椅將人放下,他看了看一臉迷濛的傢伙,「怎麼樣,好點沒。」

  陳偉鑌搖頭晃腦地點點頭,一會兒又皺起眉頭,苦著一張臉,「頭疼。」

  「廢話,第一次喝酒就喝斷片。」

  將手上剛買的熱牛奶遞給對方,趙曄催著趕緊喝些。

  「等會兒送你去搭車吧,這會兒應該趕得上末班。」

  「......嗯。」

  「回去後......」趙曄想了想,「再給我電話。」

  看著睜著大眼睛望著自己的某人,趙曄笑著拂了對方一頭柔軟的頭髮,

  「以後也許還有機會見面吧。」

 

  送陳偉鑌上了過日車,趙曄攔了輛計程車回自己的工作室。

  有些人會這樣,激起對方心底一波漣漪後,自己反而毫不自覺。

  不過這個距離不被打破,應該對他們都好些。

  他還是在小孩眼中才華洋溢的音樂才子,那個在比賽中關係很好的大哥。

  趙曄有些感嘆,自己已經不是可以隨心的年紀了,即使在那麼一剎心動了,他也得顧慮,顧慮生活中一切該他操心的事兒。

  對他而言,這只是一次小小的脫了軌,對習慣掌控好自己生活大小事的他稍微有點兒偏差而已。

  但他可能還有點渴望。

  不然他也不會想著,某天,小孩會靠在自己身上嚷嚷著,別寫歌了,快帶他去吃飯,或者在某個夜晚,會有個小身版竄進視線中,緩解作曲子煩躁的心情。

  有點嘲笑般地哼了一聲,趙曄突然有些靈感,他得寫出來。

  

 

  陳偉鑌從車上看著某人的背影,嘴角不自覺上揚了幾度。

  — 我很喜歡你,曄哥。

 

  — 還有機會見面的吧。

 

  

 

 


2017快樂男聲真是基味滿滿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兩隻顏值實力都在線的CP真心戳中老夫的心啊!!!

話說趙曄的身分真是充滿了謎~

雖然文中一直強調年紀什麼地但好像本人也沒多大,

不過偉鑌是真的挺小就是。

 

 

以下附圖舔屏~

Screenshot_2017-07-24-00-02-09.png

Screenshot_2018-01-09-11-25-24.png

20245576_456054341431765_8553019220161463831_n.png.jpg

ECaDliY6qp.jpg

 

我們偉鑌的顏我是服氣的!

 

2431000086d4f0511be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與被愛

天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