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G]ZUTTER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和煦的陽光滲透進室內。
   
       不愧為霧中之都,倫敦的夏日早晨微爽溼涼,島國型氣候使得空氣中覆蓋ㄧ層濕氣。溫暖的陽光流泄在舒適的溫度中,權志龍正舒服地躺在極其柔軟的大床上,完全沒感到任何動靜。
   
       然而,在如此適合補自己近日少得可憐的睡眠時間的日子,一隻腳踹上他的側腰,帶著差一點就能讓他纖細的腰斷掉的力道,疼得他忍不住蜷縮起來。
   
       『喂,你要睡多久啊?』一口流利的自己的母國語言在耳邊響起,權志龍瞬間從迷糊狀態清醒過來。
   
       也許是來到異鄉後的習慣,或一種警惕,每天醒來腦袋就會自動告訴自己,他還在英國,身邊並沒有認識自己的人。
   
       他努力眨了眨眼,聚焦於站在床邊的發聲者。
   
       ……?
   
       見權志龍一臉疑惑的樣子,『……你不會告訴我你忘了我是誰?』那個人臉上爬滿了黑線。噢,他怎麼忘了,權志龍一向不會將“無關緊要”的人記在他寶貴的腦子裡。
   
       『好吧,等你想起來什麼事也不用做了,』他無奈地搖了搖頭,『我是李勝賢,你某ㄧ次的搭檔。』簡短的身份表明,說完還甩了下瀏海。
   
       權志龍皺著眉頭,定定地仔細打量眼前自稱是他搭檔的人。沒一會兒,他一副恍然大悟,『噢!你就是害我曝光那個白痴!』怪不得他看著特別眼熟。
   
       不過,他怎麼又遇上他了?
   
       『你來這裡給我找麻煩?』既然是家鄉故人,權志龍也就不那麼一副戒備的樣子,毫不掩飾地露出嫌棄。把他搞成這樣流離失所的可是這傢伙。
   
       李勝賢忽視對方眼中的鄙視,清了清嗓子:『咳,我覺得你還是先整理一下吧,待會再跟你解釋。』
   
       整理什麼?
   
       權志龍下意識往自己的身體看,接著露出了然的神情。
   
       他放鬆地後躺著,用手肘撐住身體,送給對方一個勾人的眼神,上揚的嘴唇不經意吐露絲絲早晨嫵媚:『嗨,你該不會剛到英國吧?』
   
       李勝賢愣了一下,隨即笑著翻身上床將對方壓在身下,『怎麼,這種事你也對搭檔做嗎?』
   
       有些輕挑地在權志龍耳邊吹氣,順帶用柔軟的嘴唇廝磨白皙的脖頸……在感受到絲絲顫抖後,李勝賢放過因敏感的身體而面色潮紅的某人,『我在ㄧ樓等你。』
   
       權志龍看著對方走出房門,他輕吐了ㄧ口氣。
   
       奇怪,李勝賢,這個人好像不太一樣了呢?
   
       
   
       樓道間就聽得見談話的聲音。
   
       但事實上如果仔細聽內容的話,正確來說,應該叫做爭吵,只是雙方的語氣都沒有多餘的情感起伏。
   
       其中一個聲音權志龍是認得的。
   
       『Good morning. 昨晚睡得好嗎?』發現從樓上緩緩走下來的人,剛剛的爭吵聲之ㄧ,Illya抬起頭紳士地向他問好。
   
       還沒來得及回應,另一個陌生的聲音就打斷了:"Okay ,very well ,now you even learn the language of 'your client' ?"那人有點嫌棄似地看了權志龍一眼," Why don't I know you like this style ,Peril ?"
   
       Illya皺了下眉,語氣終於帶上了一絲不耐,"And why I don't know you're such hair-splitting before?"
   
       那人眼神閃過一絲難以言喻的神情,隨即轉頭走向門口,"You should be care for your 'client'."說完就甩上大門離去。
   
       『戲也看夠了,該下來了吧?』
   
       權志龍這才發現令他渾身酸痛的始作俑者也在同一個空間,修長的雙腿交疊著坐在一張單人沙發上。雖然整體感覺還是有著令人難以抗拒的魅惑,但相較起昨晚風流的態度,現在看起來倒散發著一絲嚴肅的氣息。
   
       想起昨晚,他有些不甘心又挺滿意地回味了一下,還附帶上遲來的害臊。
   
       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不矜持,權志龍大搖大擺地走到Illya坐的那張三人座沙發,『Well,看來我是逃不了了,』放鬆地陷入舒適的座椅,他看了在場兩位,『連李勝賢都是你們的人,哼。』
   
       他這人一向是直來直往的,雖說是幾乎稱得上精英的數一數二的有名竊賊,但是說實在拐彎抹角這種事,他還是挺厭煩的。
   
       尤其是明知對方根本就摸清了自己底子的狀況下。

 

文章標籤

天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遠處傳來槍響。
     
         深深吸了口手中剩下ㄧ小節的煙蒂,吐出嗆鼻的雲霧,他將它丟到地上,有些發洩似的用力踩了它。
     
         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權志龍撥了通電話,"
My dear,shall I help  you?"眼神像不經意的望著前方,在對街ㄧ排櫥窗商店後面的高級住宅公寓約莫七、八層樓,最右邊用透光窗簾半掩的那間房,有個身影半藏在窗簾後。
     
         似乎察覺到自己被發現了,那道身影迅速閃進黑暗中。半晌,ㄧ把黑色長距狙擊槍悄然架上窗緣,上邊的紅外線瞄準了這裡。
     
         好極了。他想,連這玩意兒都上好膛了。
     
         沒有ㄧ絲猶豫,權志龍下意識地轉身進左邊的巷子裡。就那ㄧ剎,身後隨即傳來子彈咻地ㄧ聲嵌進牆壁的聲響。要是再晚ㄧ步,他光明璀璨……好吧,也許不是,不過他短暫的生命就要無聲無息地消逝在那把消音狙擊槍下了。而且還沒有人會為他哀悼。
     
         那樣也太可悲了。邊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權志龍開始狂奔了起來,在早已摸清楚路線的巷弄中東鑽西竄。雖然好像不是多光榮,不過他ㄧ向很自豪自己擅長逃跑。
     
         不管怎麼說,活下來的人才是最後的贏家。
     
         穿過ㄧ條只容納得下ㄧ個人的窄道後,權志龍緩了下來,回頭確認有沒有人跟上來。他知道盯他的不只拿槍那個。
     
         想起手機還在通話中,他舉起電話。那頭傳來笑聲,
"Dearie ,it sounds  you're captured like a mouse by someone?"還有槍械裝填子彈的聲音。
     
         噢,不是吧,他想到了最糟糕的處境,
"well ,not  yet."他又仔細檢查了下周圍,小心翼翼地。
     
   
       "I know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now ,but  trust me that 's not I set you for the polices   ,dearie." 對方似乎是盡可能想表示善意,好讓自己相信他。

文章標籤

天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