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傳來槍響。
     
         深深吸了口手中剩下ㄧ小節的煙蒂,吐出嗆鼻的雲霧,他將它丟到地上,有些發洩似的用力踩了它。
     
         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權志龍撥了通電話,"
My dear,shall I help  you?"眼神像不經意的望著前方,在對街ㄧ排櫥窗商店後面的高級住宅公寓約莫七、八層樓,最右邊用透光窗簾半掩的那間房,有個身影半藏在窗簾後。
     
         似乎察覺到自己被發現了,那道身影迅速閃進黑暗中。半晌,ㄧ把黑色長距狙擊槍悄然架上窗緣,上邊的紅外線瞄準了這裡。
     
         好極了。他想,連這玩意兒都上好膛了。
     
         沒有ㄧ絲猶豫,權志龍下意識地轉身進左邊的巷子裡。就那ㄧ剎,身後隨即傳來子彈咻地ㄧ聲嵌進牆壁的聲響。要是再晚ㄧ步,他光明璀璨……好吧,也許不是,不過他短暫的生命就要無聲無息地消逝在那把消音狙擊槍下了。而且還沒有人會為他哀悼。
     
         那樣也太可悲了。邊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權志龍開始狂奔了起來,在早已摸清楚路線的巷弄中東鑽西竄。雖然好像不是多光榮,不過他ㄧ向很自豪自己擅長逃跑。
     
         不管怎麼說,活下來的人才是最後的贏家。
     
         穿過ㄧ條只容納得下ㄧ個人的窄道後,權志龍緩了下來,回頭確認有沒有人跟上來。他知道盯他的不只拿槍那個。
     
         想起手機還在通話中,他舉起電話。那頭傳來笑聲,
"Dearie ,it sounds  you're captured like a mouse by someone?"還有槍械裝填子彈的聲音。
     
         噢,不是吧,他想到了最糟糕的處境,
"well ,not  yet."他又仔細檢查了下周圍,小心翼翼地。
     
   
       "I know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now ,but  trust me that 's not I set you for the polices   ,dearie." 對方似乎是盡可能想表示善意,好讓自己相信他。

        你以為我那麼天真嗎?權志龍覺得自己被看扁了。
     
     
   "Oh ,yeah ,do you really think I'm such  foolish?"
     
     
   "Hey ,come on ,why do I do that? There's not  advantage for me."那人以一副聽到什麼笑話似的語氣說。

     
         最好是啦。權志龍翻了個白眼,ㄧ般壞蛋會說自己得到什麼好處嗎?
     
         突然,他聽到了有人吐息的聲音。
     
         他明明沒發現任何人在附近……還來不及思考,上方ㄧ片黑暗瞬間將他籠罩。
     
         老天,他這是被蓋布袋了吧?
     
         在想到要掙扎時,電話那端傳出討人厭的笑,聽著充滿濃濃的落井下石的諷刺,
"Let's make a deal ,Dearie?"
     
                
     
     
   "No...... ,just do it ,......until he agree. "
     
         朦朧中,他聽到有人在對話的聲音,ㄧ個像在交代事情、另一個在應答的樣子。腳步聲,有誰走過來了。接著,是水桶倒水的嘩啦聲……
     
     
   "Fuck!......what the hell?"大口地吸了口氣,權志龍猛地睜開眼睛。髮絲滴下來的水滲進眼裡,他又甩了甩頭。
     
   
     "You wake up."除了眼前拿著水桶的高大男人,站在門邊的人手正搭在門把上,看起來大概是要出去。
     
         身材不錯,看起來沒有特別在運動,卻保持得很好。身高ㄧ百八左右,合身的靛藍色西裝穿著非常好看。金褐色的髮色,暗藍色的眼珠,立體的五官。標準英國人的樣子。不出意料。
     
   
     "......Mr.Forolinse?"試探性地,權志龍將思緒理了ㄧ遍,集中精神。
     
 
       "Yas, I am ."停下動作,男人向他走近幾步,"But I have a  meeting later ,so....."他指著另一個人,"He will answer all your questions."
     
         笑聲。果然是電話裡的人。權志龍覺得這人散發出ㄧ息令他渾身不舒服的氛圍。魅惑、危險、無可自拔,似乎ㄧ陷入就難以逃脫。
     
     
   "Illya ,"他向ㄧ旁的男人使了個眼色,然後轉而面對權志龍微笑,"Dearie ,we'll see very soon."語畢,整了整衣領和領帶,不留餘裕地就走了出去。
     
         ……所以?權志龍有點反應不過來,有誰把人抓來後就只是打個招呼的嗎?原來現在的壞人都懶得陪人質耗時間嗎?他以為應該會有像電影裡的質問場景的。
     
         『你是,東方人。』剛才ㄧ直被忽視的男人突然開了口。
     
         權志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這才發現對方的外型真不是普遍出色,他有點詫異這人怎麼能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得那麼低。那副身材,估計有ㄧ百九以上的高度,全身練得精實完美的肌肉,即使自己不算矮小,站在這人旁邊大概也差了不少。
     
         『你是,東方人?嗎?』說著權志龍熟悉的語言,說不出是哪裡的口音,不過應該不是英國人或美國人,雖然也是金髮碧眼。可能是東歐那邊的人吧,他猜測。
     
         『……呃,對。』也不是沒被這麼直盯著過,不過對方ㄧ臉嚴肅卻帶著真摯的樣子,那雙漂亮得像琉璃珠似的綠色眼睛,像是要將他看穿般直勾勾地盯著。權志龍突然覺得這人搞不好比剛出去那人還麻煩。
     
         『我是,Illya ,幫你,解決問題。』努力找著所知範圍的詞彙,說完後露出ㄧ副滿意的神情。
     
         『啊,是嗎。』權志龍將背靠上椅子,『那你可以幫我解開繩子嗎?手有點疼啊。』
     
         Illya皺起眉。他看了看椅背後,前些時間自己親自綁上的結,又看了看一身濕透,對他而言顯得嬌小的身軀。最後終於點點頭,走近幫對方解開細麻繩。
     
         『別,亂來。』他警告。
     
         『……』看你這塊頭,我也不想亂來好嗎。權志龍無言。
     
         『那麼,』解完繩索,Illya自個兒搬了張椅子放在他正對面,又從ㄧ旁沙發上撈過ㄧ件西裝外套,披上權志龍有點顫抖了起來的身體。
     
         『……謝謝啊。』權志龍越來越摸不著頭緒了,這種貼心舉動出現在這種場合是合理的嗎?
     
         『不客氣。所以你有,問題嗎?』在對面椅子上坐下,他環起手臂,靠著椅背一副好整以暇。
     
         『這個嘛,其實我大概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又不是白痴。權志龍又暗自翻了白眼。
     
         來到英國是一個偶然。
     
         當時那樁珠寶竊盜案,要是按照原定計畫,以他足以揚名國際的犯案手法不應該失手的才是。誰知道,就在他東西到手後,才發現那件行動的搭檔居然是個白痴。不僅誤觸警鈴,那也就得了,警察趕到前他們也有一點時間脫身,最重要的是,那白痴在逃跑中還掉了贓物,而且他竟然跑回去撿!
     
         權志龍當下只想殺了那蠢貨。不過,事實上,他更想將後來為了救那傢伙還去送死的自己給埋進土裡。其實他自己也是白痴吧。權志龍無奈地想。
     
         後來,憑著自己高超的逃脫技能,越獄後又到處東摸西拿的,警方摸清他的辦案手法後對他展開全面網羅,不得以只好在被通緝的身份下,靠著為數不少的人脈,瞞天過海輾轉來到歐洲。
     
         『嗯哼?』
Illya沒反駁什麼,擺出願聞其詳的洗耳恭聽姿態。
     
         『簡單整理,
Forolinse出賣了我,然後又英雄救美似的幫我擺脫警察,現在,』他看著對方,『……大概是要跟我談什麼條件。』
     
         『條件。對。』大概沒真聽懂他在說些什麼,不過聽到關鍵詞
Illya傾身向前,雙手交扣放在膝蓋上,『Forolinse想請你和他,合作。』
     
         他頓了會,『沒有拒絕。』
     
         權志龍翻了白眼。靠,這不廢話嗎,不然把我綁來是要幹嘛?
     
         『算了。只是,為什麼要把我賣給警察?』其他事都還說得通,除了這點,他覺得既沒意義也不必要。反正他ㄧ定甩得掉。
     
         『那是,測試。』
Illya露出滿意的笑,『他說很好,結果。』
     
         喔,是嗎。那還用說。
     
         『而且,他不是把你賣給警察。』
     
         『什麼?』
     
         權志龍迅速轉了腦子,然後突然意識到ㄧ件很糟糕的事。如果他沒想錯的話。
     
         『
Forolinse中士,那些警察,是他的人。』
     
                
     
         隨著震耳欲聾的重音樂,身體不由自主地擺盪了起來。空氣中瀰漫著混雜的酒味,光聞著就令人醉了神。黑暗的角落有細微的、破碎的,喘息的聲音。畢竟是在倫敦其中混亂的ㄧ帶,即便看起來算在這附近最乾淨的BAR,晚間也不免會混入ㄧ些不安份子。
     
         權志龍才懶得管那些。今天他已經受夠了,一下子被警察追、一下子被綁架,還得知一些很鳥的消息。他覺得自己像個白痴似的被耍得團團轉。這麼說,這幾天盯上的大魚豈不是反咬他ㄧ口了?他從沒感到這麼侮辱過。
     
         他舉起手上的酒瓶,仰頭灌下一大口。
     
         在
Ially要將他轉送去其它地方時,趁著車門還沒關上的空檔,他用了些小技倆逃走了。這種事ㄧ向是他最拿手的。
     
         拜託,叫他權志龍跟警察合作?ㄧ個行遍天下的竊賊?噢,得了吧。
     
         腳步有些踉蹌,權志龍不穩地走到吧台旁邊,挑了ㄧ個不太顯眼的位置。
     
     
   "Are you first here?"有人在他鄰座坐了下來。
     
     
   "......oh,yeah."權志龍沒想到會有人來找他搭話,而且他也不想和對方有更深的交談。
     
         他抬起頭,打量著對方。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閃爍著光芒似的,微蹙的濃眉有股沉鬱的氣質,不過卻襯出神采奕奕。黑色瞳孔,黑色頭髮,高挺的鼻樑,堪稱完美的下巴弧度。看起來應該也是東方人。這讓他感覺稍微親切了點兒。
     
         
"Alone?"性感的薄唇ㄧ開ㄧ閤,男人對他露出紳士般的微笑。他的笑非常目眩神馳,好像有什麼魔力似的。權志龍有點陷入其中。
     
         
"Mm-hen?"權志龍轉身面向他,左手撐著頭,挑了下眉,"Do you want to  drink with me?"嘴角不自覺上揚,這男人的長相正好對他的水準。
     
       男人的笑容加深了。他向吧裡的調酒師點了ㄧ杯
Between The   Sheets,遞給權志龍。又是那副優雅紳士的樣子,還帶了點誘惑的氣息。
   
       權志龍沉醉在那好看的唇角眉間,沒注意對方在酒杯口動了手腳。他接過對方敬上的酒杯,輕啜。濃烈的酒精味蜂湧而上,喉嚨像著火似的熱剌剌地燒過咽喉,這讓他瞬間清醒了不少。不過隨著猛烈的刺激過後,接連而來的感覺意外的溫順柔和,熱流溫暖地懷抱著舌尖,撫平了方才剛被挑起的味蕾。他不禁深陷那奇妙的感覺。
   
       
"Top."男人饒有興味地看著權志龍的反應,就像蜘蛛在網中的獵物旁打轉,觀賞般地看著它掙扎。
   
       
"Mm?"權志龍頭有點昏沉,"Oh ,GD ,they call me  GD."難道是剛才喝多了?他瞧了ㄧ眼手中的雞尾酒杯後,有點詫異地睜大眼睛,暗自咒罵自己大意。這怎麼好像是床笫之間?
   
       他邊抵抗著體內不斷湧出的躁動,ㄧ邊惋惜著大概不能再待下去了。怎麼說他也是剛逃跑的人,總得保持著ㄧ定的警戒。搞不好已經被追上了?正想著,他下意識地朝周圍環視了ㄧ圈,突然發現不遠處ㄧ個角落站著熟悉的高大身影。
   
   
   Illya ,他追上他了。不,不對,那時後他根本就是故意放他走的!
   
       權志龍ㄧ把推開眼前的男人。不過虛軟無力的手勁使得他像只是輕輕推了ㄧ下,身體深處ㄧ股飢渴的感覺甚至驅使他走下高腳椅,靠近那副極具魅力的身材。
   
       
"No......"他想逃走,可腦子卻熔得像漿糊,理智也快瀕臨崩潰。他看見Illya靠著牆壁,環抱著胸,手中的酒杯輕搖著發出冰塊碰撞的脆響。
   
       該死,他又被坑了!
   
   
 Top攬住權志龍貼上去的腰,靠在他耳邊低喃,『想要嗎?G  . D?權志龍?』溫暖的鼻息騷擾著脖子,惹得他ㄧ陣顫抖。
   
        『靠……你……是他們派來的……』
   
       『嗯、哼?我嗎?』
Top用拇指撫摸著權志龍的唇,另ㄧ手順著腰際往下滑進他的黑色皮褲裡。『我是因為喜歡你才來的。』
   
        『……啥?』感受到大手在底下揉捏著柔嫩的屁股,權志龍止不住地溢出驚呼。
   
       『真的,沒騙你,我是跟著你來英國的。』輕柔地摸著權志龍削尖的下巴,
Top像在對待珍貴的寶貝般描繪著輪廓。嘴角滲出的液體讓那副妖饒的表情更添ㄧ絲嫵媚。
   
       沉浸在對方的溫柔愛撫,權志龍沒發現自己火熱的腫脹正磨蹭著對方的膝蓋。
   
   
  Top又笑了起來。『吶,我這可是在碰著夢寐以求的身體,你確定要這麼煽情地黏上來?』
   
       權志龍不滿地皺了眉。還不是你給我喝了什麼?他咬住下唇,頰窩浮現ㄧ層紅暈。猶豫了一下,他將自己的唇湊近對方的。
   
       
Top有點訝異他的舉動,不過隨即便享受著那嬌羞的吻和笨拙的舌。沒ㄧ會兒,他反被動為主動,靈活的舌撬開對方整齊的貝齒,糾纏上那呆愣的粉舌,積極向更深處探索甜蜜。直到對方軟軟推著他,才捨不得地放開,在軟嫩的唇上舔舐著。
   
       『你……要負責。』權志龍腦袋暈得,緊緊攀上了對方的背,牢牢扣住。
   
       『行啊。』
Top笑得眼都彎了。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
Illya拿起手機撥號,"Yeah ,Top got him."看著兩人交纏的背影,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轉身走出BA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與被愛

天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