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不知道崔勝徹是粗神經還是假裝不在意。

  也不知道尹淨漢是無心的還是故意引起注意。

 

   吃瓜觀眾李燦尼於是又默默觀察起他們兩位大哥的日常。

 

 

  「淨漢啊,我幫你吹頭髮吧,瞧你最近都沒在整理的。」見某位又準備隨便吹草草了事,一向看不慣事物不整齊的洪知秀,接過尹淨漢手上的吹風機,溫和的開著中度風細細慢慢地順著柔滑的髮絲。

  「謝啦,知秀。」尹淨漢則習慣性地,放心交給對方替自己代勞。

  

  尹淨漢和洪知秀之間好像總是這樣,不用特別多說什麼,對方就會體貼地想得周到。

  比如說吧,當尹淨漢不想放棄休息時間多做任何勞務的工作時,洪知秀如果剛好在旁邊,他稍瞥一眼那個一動也不動的人,就會幫那人多做些本不屬於他的事。

  再比如說,當洪知秀因為想家而情緒有點低落不想開口時,尹淨漢什麼也不會問,就那樣安靜地待在對方身邊陪著他度過難受的時候。

  要比喻他們倆,就像牛奶和巧克力,那麼不相同,又那麼和諧。

  看著洪知秀將吹風機拿回去放,從剛剛就在一邊旁觀過程的崔勝徹突然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們兩人之間的一切都太流暢了。

  流暢得彷彿他們才是最合適陪伴在對方身邊的那個人。

  崔勝徹不是心思細膩的人,他不想去管那令人煩躁的情緒,但又覺得自己該做點什麼,好讓那應該屬於他的人跟自己能更靠近一些。

  就像真正屬於彼此,那樣。

  崔勝徹對自己做了點鼓勵的精神喊話,抬頭挺胸地邁出步伐。

  像個男人一樣。

 

  「淨漢啊,」

  「嗯?」尹淨漢意思意思地梳了下吹乾的頭髮,正好看見崔勝徹過來,想起上次討論未果的事情,「對了,勝徹啊,你上次說的那個......」

  「淨漢哥!」

  「什麼?」被打斷的尹淨漢轉頭,看向猛然喊自己一聲的金珉奎,「幹嘛呀,著急忙慌的……」

  「淨漢哥淨漢哥啊啊啊—」金珉奎捧著平板,一副末日來臨的樣子,撲向尹淨漢,「淨漢哥,我被盯上了啊已經連輸三場了嗚嗚嗚—」

  尹淨漢一邊奮力掙脫著金忠犬的熊抱,一邊捶打他的後背,「你找全圓佑去啊找我幹嘛!」

  「圓佑哥不在啊啊啊—」

  一旁再度被忽略的空氣小隊,終於忍不住,一把用力扯開黏在自家老婆身上的某忠犬,然後,宣示主權!

  「呀,金珉奎,你沒看到我在跟你淨漢哥說話嗎?」

  崔勝徹就不懂了,金珉奎那麼多人追,幹嘛還老是追在淨漢後面啊?

  不說在演唱會簽唱會上的事,光是在路上走個幾步,一轉頭都能看見這傢伙出現在淨漢旁邊!

  不是說他們不和嗎!

  「啊,哦? 是嗎? 」金珉奎淚眼婆娑地看了看兩人,依依不捨地放開尹淨漢後又不死心地問了句 : 「......真的不能幫我打個一局嗎?哥......算了當我沒說。」

  目送金珉奎離開兩人的視線後,崔勝徹深吸一口氣。

  看來,現在要談的不只知秀了,還有這傢伙。

  崔小隊背後竄起了一股名為消滅情敵的烈火。

 

 

  李燦看著兩個大哥在客廳角落談了老半天,從和平會談到嘻笑打鬧到一度快場面失控。

  他真的不是故意不去協調現場的,只是剛剛,當他們看起來好像又談崩要打起來的時候,他只要一靠過去就會被淨漢哥吼回來。

  然後就成了現在這種狀況,各個角落都有成員默默觀望此處,想上前勸阻又屈服於兩位哥的淫威之下而不敢貿然前行。

  唯一有機會阻止戰況的知秀哥又剛好出門了......

  「珉奎啊,」權順榮看著情況沒有減緩的趨勢,湊到也躲在房門口偷看的金珉奎身邊,「你剛剛去找淨漢哥的時候,他們在講什麼呀?」

  「我也不清楚啊......我只是去找淨漢哥打遊戲,真的,我發四QAQ」

  「啊......好吧。」內心默默嫌棄了某人一把後,權順榮想想要不讓這小子為他的無知(?)將功贖罪好了,「那不然,珉奎你去幫他們調解一下好了?」

  聞言,金珉奎一怔,艱難地轉頭看了一眼表面看起來很好說話其實對比他小的(比如他)朋友很腹黑的哥,「哥,你怎麼不......算了,當我沒說QAQ」

  就在金珉奎調整好心情,決定犧牲小我奉獻偉大的情操來拯救世界的時候,宿舍門突然開了。

  金珉奎從來沒覺得,全圓佑像今天看起來這麼耀眼。

  「圓佑哥啊啊啊!!!」

  今日第二次需要全圓佑拯救的某人,二話不說帶著剛拖完鞋的全懵逼衝往客廳的大戰現場。

  然而,大概是因為老天嫌某人今天運氣還不夠背,在一個猛力撞擊下,站在比較靠近外側的尹淨漢就這麼被兩個人影給撞飛了。

  對,撞......撞飛了。

  在旁邊觀望整個事情經過的李燦,心裡默默為金珉奎行了個禮。

  珉奎哥,您辛苦了,走好啊。

  

  讓我們把焦點轉回到事故現場。

  爭執已經在某人壯烈的犧牲(毫無意外地被三位哥揍了呢)後得到了控制,而當事人們現在的視線全部集中在......

  「呀,金珉奎,你活膩了呢吧?」

  率先打破迷之沉默的是我們的崔小隊,雖然和自家老婆的談判有點崩裂,但還是護妻心切地不時上下看看尹淨漢有沒有傷著哪兒。

  「好了好了,別老欺負我們珉奎,要不是你們沒事在那吵架,他至於過來嗎。」

  全圓佑拍了拍自家金忠犬的頭,相當大器地替他求了情(雖然他剛剛也揍了)。

  「所以說,」全圓佑揚了揚下巴,「你們倆吵什麼呢,不會又是上次那種事吧。」

  終於有機會發言的尹淨漢斜睨一眼某人,「就是那種事。」

  「......靠,我說,這麼沒營養的話題,咱能別老提嗎?」

 

  說起這事,就得回顧某次在他們下了節目之後。

  「圓佑啊,我想跟你談個事。」

  崔勝徹一臉嚴肅地說。

  正在喝水的全圓佑挑了下眉,用表情表達對方直接說。

  「就是,那啥,你會不會覺得我好像太放縱尹淨漢那傢伙了?」

  ......?

  「放.....什麼?」

  「就是尹淨漢不是答應跟我在一起了嗎,上次跟你說過吧?可是我怎麼感覺他還是跟誰都一樣親密的感覺啊?」

  看著一副真的非常認真又非常煩惱的樣子的崔勝徹,對這種事一向不是很想理解的全圓佑吞下口中差點吐出來的水,「......還好吧,淨漢哥不是本來性格就那樣嗎?」

  「所以啊,我說他都是有主的人了,怎麼樣也該改改那種習慣吧......」

  以下省略三百字。

  總之,那天全圓佑被迫聽著某人的碎唸,直到上了車他刻意拉了金珉奎當擋箭牌,他才終於能清淨。

  「哦~,所以就是淨漢哥太水性楊花的個性讓勝澈哥感到不安啊~」

  聽完全圓佑說了他們霸氣的隊長的小心思後,金珉奎相當豁然開朗的總結。

  「......你這話要是被淨漢哥聽到,就不是被揍一頓這麼簡單了。」

  正在為金珉奎處理剛剛摔倒滑出的傷口的全圓佑,有時候他都佩服這人怎麼可以這麼沒心眼。

  「這不是剛好淨漢哥不在嗎哈哈哈~」

  不甚在意地笑笑,金珉奎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對了,哥,」

  對著忽然瞇起眼湊近自己的傢伙無語兩秒,「......幹嘛?」

  「你啊...... 可別學淨漢哥那樣啊。」

  

  金珉奎最後的下場當然是又被家暴了。

  不過他心情很好,因為那哥在離開房門時小聲地說了一句讓他又愛上圓佑哥的話,那哥還以為他沒聽見呢。

  —— 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 以為我對每個人都這樣嗎。

 

 

  至於我們崔小隊的談判之路呢?

  哥哥們的戀愛八點檔忠實觀眾,李燦尼,看那兩人回房間一段時間後又一如平常的出來吃晚飯,一時也得不出什麼結論。

  大概,今天是先行休戰了吧。

  「燦啊,不來吃飯還玩什麼電腦呢?」

  「來了!」

  嗯,他淨漢哥喊他吃飯了,那麼李燦尼的西批實記錄,今天就到這裡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與被愛

天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吃糖米
  • 又是頭香~~~豪爽ㄏㄏㄏ
    沒錯,我在半夜看文章,感覺真的很爽,一起來把眼睛搞壞~~~

    哇,我這篇重點已經完全無法專心在爸媽上了,某巨型犬及某實力吃瓜實在太可愛😂😂😍
  • 別把眼睛搞壞啊還得靠尼繼續看文呢XDD

    其實我也寫到注意力都偏惹XDDDD
    巨型犬跟實力吃瓜觀眾真的很可愛啊~

    天才 於 2018/04/09 21: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