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鄭鎰勳尷尬地笑著。

  然後他追了上去,拉住那隻纖細的手腕。

  一切發生得太匆忙,他來不及看清,那時,對方眼中複雜的情緒是什麼。

  

 

  「任炫植。」

 

  「呀、呀,任炫植,你聽說了沒,隔壁部門今天來了個空降的。」

  座位隔壁的陸星材,是跟任炫植關係很好的屬下,雖然小了任炫植幾歲又差了個位階,卻並不妨礙他們之間沒有隔閡的溝通。

  三年前大學畢業之後,任炫植的母親大人說了,年輕人就要有幹勁,出外闖蕩不用顧慮家裡。

  隻身來到不熟悉的大城市,迷迷糊糊就在這裡定居了一段時間,優秀的表現也順利讓自己在幾年內就升到主管的職位。

  「聽說了,好像還滿厲害的。」

  任炫植想了想前天在茶水間聽到女同事們的閒聊。

  他的性格一向溫和,對於人事的變動,老實說,他覺得只要不威脅到自己的工作,都與他沒太大關係。

  「而且他好像跟你一個學校畢業的耶,你不是來自一個鳥不生蛋的小地方嗎?」

  「什麼鳥不生蛋啊喂!行了行了,隔壁部門跟你有什麼關係,趕緊回去做事!」

  在陸星材的抱怨聲中將人趕回座位後,任炫植笑了笑,雖然這個下屬嘴巴欠了點,不過在這個人與人之間都有些疏離的城市中,有個像這樣的弟弟其實很好。

  回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任炫植想起剛剛的話題。

  跟他來自一樣的地方啊......

  他已經很久沒回去了,不曉得曾經的母校變得如何了呢。

 

  「那......今天會議開始前呢,」這天早會的主持正好是隔壁部門的主管,有聽說那個傳說中的空降員的在場人員,大致都知道接下來要接什麼 : 「向各位介紹一個人。」

  話落底下便響起零零落落的掌聲,以示歡迎。

  即使表現得不太感興趣,任炫植仍不免好奇地期待著這個所謂的同鄉會是什麼樣的人。

  然而,當門外走進來的那個人,露出一貫的笑之後,任炫植的腦袋轟地一下空白了。

  這是多久沒見到這張臉了?六年?七年?

  久到他都快忘了當年告白後,是在隔天還是當天晚上就再也看不到對方在家裡的東西,久到他都快忘了,是在幾個月還是一年後,收到對方曾傳來一句寫著對自己感到抱歉的訊息,久到......

  他都不曉得,該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在他生命中曾占有那麼重要的地位的人。

  即使他甚至將對方的一些小習慣小毛病都記得一清二楚,記得對方笑起來的樣子、生氣的樣子、或是哭得亂七八糟的樣子。

  至今不曾忘記的名字。

  鄭鎰勳。

 

  結果會議上說了些什麼任炫植全都沒聽進去,會後也一刻沒多待,第一時間起身就往自己辦公室跑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跑。

  明明當年被拋棄的是他自己啊。

  「呀,任炫植。」

  不知不覺深陷過去的記憶,直到陸星材敲了自己桌面兩下,他才從回憶中猛然回神,

  「你小子..... 真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你!......幹嘛?」

  「外找啦。」

  陸星材用眼神示意了門口的人,「那不是新來的嗎?怎麼樣,你早上會議惹到人家哦?」

  沒搭理眼前人八卦兮兮的語氣,任炫植越過看向來找自己的人。

  該說是該來的還是來了,還是疑惑對方為甚麼要找自己呢?在過了這麼多年之後?

  一股煩躁感油然而生,任炫植還是前去赴約了,帶著複雜的心情。

  

  沒有想像中戲劇化的相逢場景,鄭鎰勳將任炫植叫出辦公室後簡單的打了招呼,就要求對方帶自己逛逛公司上下。

  就像許久不見的多年好友那樣。

  「我真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是長這樣啊,」喝了一口路上投幣機投的咖啡,鄭鎰勳轉頭看著任炫植笑,「原來以前是老起來放著的嗎。」

  一路上就沒怎麼停下來的聊東說西,鄭鎰勳盡扯些不大不小的生活瑣事,也不在意任炫植回沒回他,自顧自地說著。

  「等等啊,我上個洗手間。」

  經過某層樓的廁所,任炫植耳邊才終於清靜了會兒。

  過了這麼多年,他依然不是很理解鄭鎰勳這個人,總是做些出格的事,把身邊人搞得雞飛狗跳後,才突然冒出來然後說一句,嘿,剛剛發生了什麼?

  「好了,走吧。」

  走出廁所將手上的水甩了甩,鄭鎰勳說著就要走。

  終於忍不住那副無所謂的態度,任炫植伸手拉回鄭鎰勳,將人推到牆上後也不管對方說什麼就吻了上去。

  他太想他了,一直以來也想這麼做。

  但憑什麼,憑什麼他那麼心急地找他的時候他說走就走,什麼也沒留下人就憑空消失了,就他在那兒煩惱對方有沒有吃好穿暖睡好,擔心對方孤苦無依的時候該怎麼辦,甚至他都好不容易想放下了的時候,那個曾經讓他牽腸掛肚的人又跑來他眼前晃悠?

  感覺自己吻得過於兇猛了,任炫植才磨蹭著放開了對方的唇。

  然後他才發現,總是那麼堅強的鄭鎰勳,哭了。

  最後任炫植終於認清的是,就算有再多埋怨,他依然放不下這個人。

 

 

  有那麼點在預料之中的,任炫植還是帶鄭鎰勳回家了,畢竟他知道對方這次會來就是特地來找他的。

  鄭鎰勳哭了之後,原本想罵出口的話語也沒了,全化成帶著滿滿心疼的安撫。

  他說,那年離開任炫植後就跟東根分手了,因為他發現他滿腦子都是任炫植。

  但他那時還無法接受,就算發現自己心動了,倔強的他,相較起這份情感,害怕失去至親的心情,還是戰勝了想依賴的那點懦弱。

  之後任炫植離開了家鄉,認為自己有能力足以承擔這份日益強烈的想念的鄭鎰勳,卻再也遇不見對方了。

  「任炫植,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

  整理好思緒的鄭鎰勳,終於在相隔多年後說出了一直放在心中的話。

  

  「你怎麼就能確定我還是單身啊,臭小子......」

  「當然了,因為你是任炫植啊。」

 

 

 

 

 

  *完結。


最後本來要交代一些鄭鎰勳內心的掙扎什麼的,不過這個系列一直都是以任炫植的角度寫的就算了。

他們倆個一直以來其實都很清楚對對方的感情,只是一個礙於理智上覺得這是不正常的而刻意忽略,一個因為同時失去雙親的打擊導致對於愛一直抱持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所以一拖再拖才會讓彼此錯過這麼久。

至少我們愛過的標題,他們畢竟錯過了這麼多,留下那麼多遺憾,但至少因為當初的愛,最後終於能相伴一生。

天才很喜歡這種平平淡淡的感情,相較起轟轟烈烈,這種細水流長其實更不容易。

其實最一開始是設定鎰勳兒要領便當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我果然還是不喜歡BE~

好啦,回頭翻從第一篇楔子居然是2013......

終於完結惹 T v T (灑花!!!

感謝陪伴這個系列或途中加入的小夥伴們,謝謝有你們我才有動力結束它哈哈哈哈哈~

 

 

炫勳2.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才 的頭像
天才

愛與被愛 Loving&Loved

天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